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如何将销毁化武后的相关设施投入到经济生产之

如何将销毁化武后的相关设施投入到经济生产之中

我国国防预算开支历来广受媒体关注。3月4日上午,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新闻发布会,发言人傅莹透露,2016年我国国防预算增长幅度在7%-8%之间,增长幅度比前几年略低。

这是自2011年来,我国国防预算连续5年两位数增长后,首次回落到一位数。2011年至2015年,我国国防预算增幅分别为

对此,军队人大代表、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认为:“在国内外形势发生深刻变化、改革强军战略深入推进的大背景下,这一增长幅度是合理的、适度的。”

我国有着13亿多人口,国土面积大、海岸线长,面临的安全威胁多元复杂;世界新军事革命深入发展,武器装备建设、新兴作战力量建设、实战化军事训练和高素质新型军事人才培养等,成为部队建设投入的重点;随着我国国际地位的提升,国际义务大幅增加,我国军队在世界舞台承担了越来越多的国际责任。

虽然国防费有了一定的增长,但相对于世界其他主要大国,我国国防费无论是占GDP的比重,还是国民人均和军人人均数额,都是比较低的。陈舟说,我国国防费占GDP的比重平均为1.33%,大大低于2.6%的世界平均水平;2015年,我国国防费仅相当于美国的24%;国民人均国防费相当于美国的1/18、日本的1/4;军人人均国防费是美国的14.34%,日本的35.78%。

54天前,我和同学在军院的水杉林、2号楼,扛着一道杠、穿着笔挺的常服拍下我们的毕业照。每一种军营的感情都相似吧,卫生队的你们,定格的笑容是离别的珍藏。

小芹班长说,新兵连的时候,每天没有午休,同年兵就自己结伴约好,打瞌睡了就让对方拿笔尖戳大腿,那感觉叫一个“酸爽”。还有刚来的时候总是冒泡,被班长罚站军姿

我说,我知道那种感觉。然后想起曾作为13级新训团的我们,第一次发手机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,十多个人围着一个插排放声痛哭,各式方言说着想家;五点钟天还没亮,我们就开始把被子丢在走廊,拿着小板凳把棉花一遍遍地压实压平;夜里十二点的紧急集合,一片漆黑里我们互整装具不丢下任何一个人;还有与世隔绝很久后的第一瓶可乐、十分钟消灭完的饼干以及体重飙升后千悔万恨偷吃的士力架;抱着床单和黄陂正午的太阳为伴在操场跑圈
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没有了